欢迎光临摩登平台注册登录有限公司官网!
全国咨询热线:48688049
联系我们

摩登平台注册登录官网

地址:菲律宾摩登工业区

Q Q:48688049

电话:48688049

邮箱:48688049@qq.com

“民主防疫”比“专制防疫”更优越吗

时间:2020-03-18 20:44:29 作者:小编 点击:

台立法院长游锡堃曾于3月16日表示,台湾的抗疫工作很完善,也受到国际的注目与赞赏,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台湾是个“自由民主的国家”,对抗疫的理念及方式也容易取得共识。但另一方面,台行政院为防治疫情扩大,宣布大专院校以下师生禁止出国的命令,却引发违宪与否的争论。台湾这次的防疫过程到底民不民主?民主与防疫成效又究竟有无关联呢?


其实早在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决策前,已有不少县市政府先行宣布高中以下师生禁止出国。但此作法引起民意代表批评,认为地方首长缺乏法律根据,不应对民众作此限制。其后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立即与行政院各部会讨论,出面拍板定案,宣布高中以下师生禁止出国直至学期结束,随即也对大专院校发出禁令,似乎为地方政府作了全面解套。

“民主防疫”比“专制防疫”更优越吗(图1)

但当外界质疑政府的做法可能有违宪之余时,台湾教育部仅含糊其词的表示配合指挥中心,但禁止师生出国的法律根据,还要再请指挥中心提供;而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则振振有词地强调,根据《传染病防治法》及《制定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条例》(以下简称《特别条例》)第七条,防疫指挥官可为防疫需要实施种种处置及作为,这些都是法律根据。


对此说法,前卫生署长杨志良曾出面解释,认为《传染病防治法》只能让卫生机关决定哪些是法定传染病,并对患者进行强制治疗与限制隔离,以及针对物资、医事人员进行调动,但要延伸到限制人民出境自由,显然是违反宪法的扩张解释。而《特别条例》第七条所赋予指挥官权限,更是一条欠缺法律明确性的“帝王条款”。


当为了避免紧急危难、维持社会秩序,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时,民众的居住及自由并非完全不能侵犯。台湾大法官释字570号也明言,对人民自由权利的限制得由法律授权以命令规定,但授权之目的、内容及范围都应具体明确。当面临紧急危难或重大变故时,为避免法案审查缓不济急,总统甚至能经行政院决议后发布紧急命令,在十日内交由立法院追认即可。


由此可见,只要符合一定程序及法律明确性的规定,台湾宪法实已赋予行政权在紧急情况下的特殊权力。但《特别条例》第七条的内容竟只有短短一句:“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,得实施必要之应变处置或措施。”该条文虽然经过立法院三读通过,但不仅未对目的、内容、范围作出任何明确定义,发布的命令也毋须经过行政院决议及立法院追认。


至于何谓“防治疫情需要”,标准同样模糊不清,其内涵形同早已废除的《国家动员法》中的法条文字:“政府于必要时,得…”,而何时属于“必要”,基本上由政府自行认定。唯一的差别在于,《国家动员法》至少还具体条例出人民可能被限制的权利有哪几项,《特别条例》第七条却是全然的空白授权条款,要对民众权力做出哪些限制,完全由指挥官说了算。


此法条不仅无视宪法对于法律明确性要求,甚至大过总统发布紧急状况时所拥有的行政权。但除了几位民意代表与法界人士提出疑义之外,人权团体反倒一片静默,舆论及民调多数也都赞成政府的做法,有网友甚至大骂杨志良“人都死了,宪法还有什么鸟用”、“等你中标,染病被隔离,就不会违宪”。台湾看似对威权与专制复辟颇为敏感,但显然疫情大敌当前,合不合宪、符不符合民主法治的精神,或许也没那么重要了。


民主体制在面对特殊情况时,依然须在防疫手段与民众权利间作出拿捏,蔡政府借着民气可用通过了一套超越宪法的特别条例,或许也是一种顺从“主流民意”的展现吧。至于符不符合民主法治的原则?显然不是那么多人在乎。但整个过程仍戳破了游锡堃“民主抗疫”一说的荒谬之处:“防疫成效如何,与民主与否本就没有关联”。


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,与大陆比邻的澳门疫情始终控制得当,曾一度连续39天没有新增任何确诊个案。为因应疫情在全球扩散的情况,澳门政府甚至宣布自18日起禁止所有非中港澳台居民入境,被港媒赞叹连日措施都走的比港府更前。但从台湾人的观点看来,澳门肯定离所谓的“民主自由”差之甚远,而同为民主体制的意大利,如今仍深陷惨烈的疫情危机,确诊数已超过2.4万人,这难道是意大利的“民主价值”不够深厚吗?


有些民主国家疫情惨重、有些则控制得当,在非民主体制的地区也是同样如此。说穿了,防疫成功与否本就取决于当地的文化、习惯、政府的政策及反应,还有其公卫程度和医疗资源,而非民主体制与否。台湾在此次的疫情控制,至今为止确实可圈可点,也成为许多地区研究与夸赞的对象,在疫情严峻的特殊时期,以符合民主法治的原则对人民权利作出合理限制,其实也都无可厚非,但若因此以“民主防疫”自居,不免让人有些啼笑皆非。


防疫成果与民主制度本就没有关联,且若要跟要畅谈防疫过程中的民主成分,蔡政府从健保卡查询民众旅游史、与电信业者调取通话纪录、公布出境者姓名、再到禁止大专院校以下出国等措施,若以台湾民众面对大陆“人权法治”的要求同等视之,恐怕都难以通过检验。


民主自由是个好东西,但不是什么都会与其扯上边。硬要将防疫成果套上“民主光环”,却又一边做出与民主精神相背的行为,不仅看不出现实中民主与防疫的关联,反而让台湾引以为傲的“民主自由”留下问号。